廉政文化
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廉政文化>>正文
廉政文化

【红色家书】徐特立:每一日每一时都不要只为自己着想……

2018年05月15日 17:07  点击:[]

编者按:一代伟人,一封家书,一生典范。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6周年,品读红色家书,弘扬家风榜样,三湘风纪网推出“红色家书”系列,为您解密一批湘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家书。纸短情长,字见风范,透过这些永不褪色的红色家书,让我们一起品味其背后鲜为人知的经典故事,感受其所承载的优良家风,汲取共产党人强大的精神力量。我们分期推出,敬请关注。

  “红色家书”系列之七

  徐特立:每一日每一时都不要只为自己着想……

  徐特立(1877-1968),湖南省长沙县人,中国革命家、教育家,毛泽东和田汉等著名人士的老师。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参加了南昌起义,随后在中央红区工作。1934年参加了长征,在延安时从事教育宣传事业,1949年全国政协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,1954年又被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。在党的第七次和第八次代表大会上,都当选为中央委员。

  “革命第一,工作第一,他人第一。”这是毛泽东对老师徐特立的评价,也是徐老一生的真实写照。徐特立在反动派大肆屠杀共产党人的1927年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参加了南昌起义,1934年参加了长征,在延安时从事教育宣传事业。他从教长达七十多年,培养出了毛泽东、蔡和森、李维汉、田汉等一大批优秀的革命和建设人才,被誉为“伟大的人民教育家”。他心里始终想着人民,克己奉公,默默奉献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。徐特立言传身教,深深影响了自己的家人,树立了良好家风。

  徐特立一生以革命事业为重,也要求子女不要过多地想自己,而要多为社会做事。他说:“青年人任重道远,要继承的不是财产,而是前辈留下的尚未完成的革命事业。”

  他的大儿子徐笃本在长沙读书时,曾有人要为其介绍女朋友,徐笃本并未拒绝。但是徐特立知道后很反对,他对大儿子说:“你还年轻,应该为革命刻苦学习,在事业上打好基础,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。要先想为社会出力,不能先安排自己的小家庭,如果大家都只顾一己之私,社会怎能前进呢?”徐笃本听从父亲的教诲,参加了毛泽东同志领导的农民运动,后又加入中国共产党,积极投身到人民革命中去。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,徐笃本不幸牺牲,直到那时他还没有成家。

  徐特立希望孩子们能继承革命事业,也因此督促孩子们的学习和进步。在家人中,徐特立对徐乾的学习格外关心。徐乾原名刘萃英,是徐特立次子徐厚本的妻子。徐厚本病故后,徐特立视她为自己的女儿,为其改名为徐乾。徐特立建议徐乾把学习列为正式时间,不缺一分一秒,持之以恒,把学习当成跟吃饭、睡觉一样的事情。在徐特立的关心培养下,徐乾成长为一名革命青年。

  良好的家风在徐特立的子女中传承了下来。他长大成人的四个子女都曾为革命做出贡献。儿子徐笃本、徐厚本青少年时期投身革命,都在战争时期去世。早年参加地下党的大女儿徐静涵与徐特立失散二十多年后,并没有留在北京。小女儿徐陌青曾在北京铁路总医院工作,直到退休一直是一名护士。

  徐特立对孙女的教导

  “每一日每一时都不要只为自己着想……”

  徐特立谕女徐静涵书

  守珍吾儿:

  来信收到,知道你们夫妇已经解决了失业问题,希望你们努力工作,并关心其他失业的人们。你们虽然还不是共产主义者,不过是组织问题,首要的还是思想问题和行动问题,在这一方面做到了不一定要加入组织,做党外的积极分子最重要。我是五十一岁才加入党。我没有入党的要求,自以为资格不够,只是努力工作。在大革命失败后,有些动摇分子退出党,我党的负责人以我够党外的党员,于是才有人介绍我入党。我希望你们每一日每一时都不要只为自己着想,上半晚想自己的困难,下半晚一定要想群众的困难,以及政府的困难,机关负责人的困难。这样去做人,自己的个人苦恼没有了,脑怀开展了,就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前进分子,甚至成了一个非党的本质上无异于党员的积极分子。你们两人都是劳动者,没有家累,不必愁身后问题,比起我更自由。我实在忙,没有时间写信,希望你们尊重我在百忙中写的信。我在上海会见你们后,我也相信你们,爱护你们,由于相信就希望你们跟着我走,成为我们党外的同志!

  特立

  一九五三年九月廿八日

  【注释】

  徐静涵:又名徐守珍,徐特立的女儿。

  (摘自中国近现代名人家书选,河北人民出版社,1999年8月第1版)

  徐特立与毛主席的合影

  “你应该下最后的决心学一个字,即是一个“恒”字”

  致徐乾信

  徐乾:

  ……我不是以为你不行,而是认为你有远大的前途。可是文化太低,政治理论没有,又处在被人推尊你的环境,你的缺点不易被人发现,因为你还不负主要的责任,不会犯什么大错误。一天环境变化,你也有可能做妇女中的负责工作,尤其是与有常识经验的人们交往,就会发现自己的不足。我每一分钟都发现自己学问不够,写文章不敢下笔。过去替《解放日报》写文章半日可写一篇,现在一月还写不出一篇。我读书和工作整整五十年了,还只一个半通。你比之我还有一个距离,但你的学习机会百倍于我。我希望你从今日起把学习列为正式时间,不缺一分一秒。但可把时间减少到最少,哪怕一日从一刻到半点,只要有恒。一经决定决不中断,把它当做吃饭、睡觉,除非有病决不中断。你在一月就决定写日记,你试查你的日记在这五个月中读了多少时间的政治书。你一查就会知道在学习上无计划性。我认为你应该下最后的决心学一个字,即是一个“恒”字。你是否还能进步到应到可能到的地步,是靠你自己下决心,兼能接受他人的批评……我已感觉不易向你进言,所以言词特别严厉。听否,还是你的问题。

  特立

  一九四四年六月二日

  【注释】

  徐乾系徐特立儿媳。

  (摘自《徐特立文集》,湖南人民出版社,1980年版)

  徐特立与家人的合影

  “一个共产党员应当什么都知,什么都能,什么都学,什么都干”

  致徐乾信

  徐乾:

  你只算是半布尔什维克,真正的布尔什维克还要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理论……我时刻感到你难接受真正有益于你的批评。由于你的周围的人有些比你弱,你就不知不觉降低自己应有水平。我是全面关心你的,主要是你的身体和学问。不只是希望你读书,即是不拿书本只要每日有十分钟与好学的人接近,耳朵中也能听一些。你看书的能力还极弱,我想帮助你找不到机会,是非常奇怪。

  一个共产党员应当什么都知,什么都能,什么都学,什么都干,什么人都交,什么生活都过得下去。在革命的复杂艰难困苦中,这种无条件的工作态度、无条件的生活方式是必要的。革命的另一相反方面是严格地选择,毫不妥协和动摇,把握原则。如果没有自己的终身志愿,忘记了自己的政治立场,在意识上无中心思想,在学习上无最后的目的,在工作上无专门技能,广交无基本群众,无得力干部,无崇拜的革命导师,肯干而无策略路线,无工作方法,只凭主观经验而无原则,而不了解情况,那么前面的一切都成为无效了。

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特立

                     1946年6月13日

(摘自《徐特立文集》,湖南人民出版社,1980年版)

关闭